党建
产业
国际
责任
信息
商务
纪检
专题
文化
news.png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财经杂志:南迁上海,国家核电技术公司重组落定
来源:财经杂志作者:日期:20.10.14

    文 | 《财经》记者 韩舒淋

  编辑 | 马克

  成立13年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第二次命运转折落定。

  9月28日,在上海核工程研究院的“七二八工程”50周年报告会上,新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揭牌,此后国家核电和上海核工院“两块牌子,一个本部”,实施一体化管理,为电力央企国家电投的子公司。

  上海核工院是中国第一个核电站秦山一期的设计单位,原国家核电则是三代核电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负责单位。两家单位最终融合,是中国核电工业曲折发展50年的一个奇妙缩影:一是持续不断的高端技术自主与引进的讨论;二是三代核电技术路线持续10年的争议落定;三是国家核电从技术设计公司向AE(Architect Engineering,工程设计建造管理一体化)公司的转型。

  在国家核电新公司揭牌的同日,国家电投还举办了上海核工院建院50周年暨三代核电自主化成果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发布了自主三代技术型号“国和一号”。在业内,它以往更为人所知的技术代号是CAP1400。这一技术基于引进的美国西屋公司设计的AP1000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而来,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是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与中核、中广核合作研发的“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是当前中国三代核电技术的两大路线。

  国家电投目前拥有两个功率型号的成型三代核电技术:在引进AP1000技术基础上开发的国产改进版100万千瓦等级的CAP1000技术,以及在此基础上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40万千瓦等级的“国和一号”(CAP1400)。

  国家电投在报告会上表示:在“国和一号”示范工程冷试前,希望能继续获批开工CAP1000机组,在冷试完成后,将主力开发“国和一号”机组。

  冷试指冷态性能试验,是核电建设的关键节点之一,一般在核电厂开工三年半到四年之间到达冷试节点。

  “十三五”进入尾声,核电逐渐呈现重启之势,最近两年共有5个项目10台机组获批。核能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陈桦在报告会上表示,协会在今年年初向国家主管部门建议,到2025年,核电在运规模可达7000万千瓦以上,装机容量约占全国总装机3%,发电量约占全国发电量6%,在建规模接近4000万千瓦;到2035年,争取核电在运规模达到1.8亿千瓦左右,装机占比约5%,发电量占比约10%。

  中国核工业史上有两个特殊纪念日:其一是1955年1月15日,中央做出发展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这是中国核工业的发端;其二是1970年2月8日,上海市传达关于周恩来总理关于在上海建设核电站的指示精神,由此拉开中国核电史。也因此,为筹建上海附近核电站而组建的上海核工程研究院,在业内更为人所知的代号是“728院”。

  上海核工院长期隶属于中核集团体系,从创办之初的二机部,到后来的核工业部、中核总公司、中核集团,历史上先后独立自主研发设计了国内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一期,第一座出口核电站:恰希玛核电站,第一台重水堆秦山三期的总技术支持单位。

  此后直至2006年,历经三年招标后,中央决策引进美国AP1000技术,并在2007年成立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作为中国核电工业第三代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主体,同时将上海核工院从中核划入国家核电,成为技术和引进和自主创新的核心单位。

  2015年,国家核电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合并为国家电投集团,新公司获得核电业主资质,国家核电失去中立技术公司地位,中核、中广核、国家电投三大核电巨头最终走向各自独立开发自有技术。

  三分天下的新局面下,AP/CAP技术路线失去了未来的主力地位,而是与华龙一号共同成为两大自主技术路线,由各自的业主开发。合并之后,原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任国家电投董事长,国家核电在国家电投体系内一度维持了相对独立的运作。

  至2018年1月,王炳华退休,钱智民自中核总经理转任国家电投董事长。当年9月,钱智民首次调整国家电投的核能板块:国家电投总部与国家核电总部深度融合,国家核电成员单位由国家电投直接管理,实现核能业务核资产的一体化运作。国家核电不再保留本部职能,国家电投成立核能事业部,国家核电的其他相关职能调整进入国家电投总部。此次调整后,原国家核电不再独立存在,核能业务并入国家电投的核能事业部直接管理。

  一年后,国家电投核电业务再次迎来调整。2019年8月9日,国家电投召开核能技术创新与工程建设平台改革重组动员会,上海核工院与原国家核电下属的工程管理单位国核工程公司共同组建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和国家电投核能技术创新与工程平台。新公司的定位是核能平台及AE(Architect Engineering,工程设计建造管理一体化)公司,重组完成后,上海核工院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将是“两块牌子、一个本部”。

  新成立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和此前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已经有本质的不同,新国家核电的主体是设计单位上海核工院和工程管理单位国核工程,一并包括了此前国家电投的其他部分如山东核设备、国核锆业等核电资产。

  换言之,新的国家核电是国家电投内部核电业务板块的再次重组,组织架构上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主攻设计的上海核工院与主攻工程管理的国核工程合并为一家单位,其定位是集研发、设计、采购、建造、调试于一体,具有完整的核岛全岛设计能力,实现以设计为龙头的EPCS(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Service)完全贯通,成为一家核能总承包AE企业。

  AE模式源于美国的建筑承包商,AE公司指专门从事工业设施与建筑物的规划设计、工程建造和管理的公司。这一理念后来拓展到各个行业,尤其在核电领域,美国率先出现了独立的核电AE公司。其后,这一核电设计、建设管理的理念也传到中国,中广核最初对标海外的AE模式,打造了中广核工程公司。

  钱智民曾在2005年至2010年任中广核董事长。另外,原中广核工程公司总经理束国刚曾在2013年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合作将其管理成果总结著书《AE战略——中国工程企业成长实录》,而束国刚在钱智民履新国家电投董事长后,于2018年转投国家电投旗下中国重燃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该公司承担了另一国家重大专项——重型燃气轮机的研发任务。

  2019年8月的这次重组,是钱智民将国家电投旗下核电相关最核心的技术设计、工程管理能力整合打造为AE公司的关键一步。AE公司成立后,将为后续AP/CAP系列的运用推广和批量化建设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这次重组牵涉极广,动员会议之后一个月,国家核电召开干部大会,宣布128名干部的任命。到2019年10月25日,重组后的国家核电掌舵者落定,曾在中核集团历任核动力事业部主任、中核工程公司董事长的卢洪早出任国家核电董事长。重组调整期间,国家电投副总经理夏忠、时任国家电投党组副书记时家林还曾先后前往国家核电调研。

  如今一年过去,尽管新的核电项目落地还在等待,但钱智民治下的国家电投核电板块已经开始有不一样的步伐。当前的电力央企掌舵者中,钱智民以极力推动“综合智慧能源”概念而颇为显眼,在今年7月国家电投的综合智慧能源技术方案推介会上,钱智民将综合智慧能源称之为面向未来打出的“制胜牌”,表示其将成为国家电投未来发展最重要的增长极。

  国家电投核能的综合利用已经走在了前面,2019年11月,国内首个核能商业供热项目在山东海阳投运,通过抽取海阳核电一台机组的二回路蒸汽向当地热力管网供热,用核能供热替换了热力公司的燃煤锅炉作为热源,实现了为30多个居民小区在内的70万平米供热,每年可节约2.32万吨标煤,减排222吨烟尘,382吨二氧化硫,362吨氮氧化物及6万吨二氧化碳。

您是第   位浏览者